完美代孕网

上海姝琦数码科技有限公司完美代孕网-提供丰富的代孕案例参考和代孕信息,智能化代孕服务。是专业快捷安全的代孕中介公司,欢迎至电咨询代孕服务,给您最贴心的代孕妈妈服务。

您的位置:完美代孕网 - 代孕知识 - 正文

一位曾经很傻的代孕妈妈

我是一位代孕妈妈曾经很傻,整天和韩丽泡在酒吧里面,摇曳着身体在刺耳的音乐声中使劲的展示自己的舞姿,以此吸引更多的男生为我们下次的消费买单,这种做法虽然不妥,但是很有效果,空闲的时候从来不缺到那里潇洒,大院里的阿姨都说我是个坏女孩,没有爸妈的野孩子。和我这样的女孩在一起玩,迟早都会沦落红尘,成为男生的玩偶,为此我很是伤心了一段时间。

慢慢的到酒吧也懒得在去摇曳自己的身体,只是静静的蹲在角落抽着自己喜欢的esse,忽明忽暗的烟火似乎点燃了内心的那团烈火,突然觉得好想谈恋爱,如果恋爱了别人或许就不会说我是坏女孩了,那时我至少有个男朋友,就再也不是没有父母的野孩子了,那时我16岁不到。

在做代孕妈妈的这段日子里我认识了宏和龙,宏和我同龄,只不过比我幸福,不用学我一样的到处打工糊口,至少他还可以在学校里展示自己的智慧,学校对我来说是触摸不到的天堂,龙则是独立生活的工人,有着固定的收入,固定的职业,每天接近快下班的时候,他们两个都会站在角落里使劲的向我招手,我总是不顾龙的感受,捥着哄的手臂开心的走开。龙总是一副没事的样子,第二天继续。

后来宏的母亲知道了,到上班的地方把我狠狠的骂了一顿,说我还没有学会做人就学会做狐狸精了,宏站在一边,都没有开口为我说过一句话,一边看热闹的龙。看不下去,站了出来,拉着我的手问宏的妈妈怎么回事,为什么要骂他妹妹是狐狸精,宏的母亲信以为真,把我和宏的事情全部告诉了龙,并郑重的告诉龙要他回家好好修理我,我使劲的睁大眼睛。疑惑的看着龙对宏母亲的表演,之后我被炒鱿鱼了,一个人到酒吧喝得什么都不知道,等清晨醒来的时候我已经躺在龙的床上了。床的下面躺着没有睡醒的龙起来想走的时候把龙给吵醒了。龙给我弄了早点,洗脸水等等,后来他说看我昨天的样子真是心疼,要我别在到代孕公司上班了,他养我,当时把我吓了一跳,我问他有条件吗,他回答喜欢我,喜欢酒吧里我安静抽烟的样子,我拒绝,在我当时的世界里,他根本不可能做我的男朋友,他可以做我的叔叔,他大我9岁。

后来他想了
想说,我不愿意他也不强求我,但还是需望我别到代孕公司工作了,他向我说明代孕产子的危害,不能再做了,他出钱供我读书,恋爱的事情等我长大了在考虑,当时的自己感觉还没有睡醒,以为听错了,使劲拧了自己一把,是真的,我疼了,哭了他把我抱怀里拍拍我的头。

后来我就进了我梦想的天堂,我把龙叫做哥哥,因为当时宏和我在一个学校,所以龙每天都来学校接我,从没有落下,偶尔也会遇上宏的母亲,她任然把我看做狐狸精,还不断的告诉其他家长,让他们小心堤防我,转眼到了高考结束,等通知书的日子,焦虑,烦躁,怕自己考不上辜负了龙,好在他陪我逛街,给我买衣服,减少了我当时的焦虑。

不久接到了大学通知书,那段日子是开心的,对他也开始依赖起来了,有时候的他真的就是哥哥的样子,老是摸摸我的脑袋,只要我撒娇,他就给我买我想要的东西,后来离开学的日子越来越近了,就在要走的前一天,从来不买水果的他,却买了很多黎,他给我削了一个,我说太大,我一个人吃不完,不如分开。两个人一起吃一个吧。她生气了。他几乎是吼着给我说买黎,是因为我明天要走了,表示占时分离,在把一个黎分两瓣,问我是不是不想要他这个哥哥了,他哭了,我也哭了。

后来他吻了我,那是第一次被人吻,我几乎没有闭眼睛,后来我走了,尽管每个月靠自己的能力,不缺钱,但是他每个月都会给我寄钱,宏和我也在一个学校,偶尔碰上了,我都绕着他走,有一天他终于把我堵在了花园里,问我,我真的就那么恨他吗?他依然喜欢我,等等,我没有说话,把当年的委屈全部哭了出来。

恰好被龙他们单位和我一起上学的同学看到了,给他打了电话,他当天晚上就到了我所在的城市,而且还把宏的母亲也给啦来了,当我的面把宏给骂了一顿,后来帮我请了假,带回家呆了一段日子。

后来快毕业了,我被作为交换生送到国外,当时我根本没有钱出国,他为了供我,也没有多少积蓄,他跟同事借了很多,最后只差8000块了,实在没有办法了,只能去找我妈妈,那次是我被妈妈赶出来以后第一次走进那道家门,继父在家,母亲在楼上打麻将,我们找到母亲把事情说了,母亲没有任何表情的回答没有,转身就继续打麻将去了,我当时几乎绝望了,走过大院的时候,已经没有人在说我是坏女孩了,甚至有些夸我。

后来龙的家人不知怎么知道了,他爸爸来了,送来了2万,还把他骂了一顿,说他认妹妹为什么不和家里说,妹妹出息了,出国了,钱不够为什么也不和家里说,等等,总之就是心疼的那种,走之前的前一夜,下雨。打雷的声音很大,他在我门口来回走动,我知道他想说什么

我开了房门走进了他的房间,告诉他下雨打雷,我怕,我要他陪我睡在一起,他犹豫了一会,还是进来了,两个人躺在一张床了,除了喘气的声音,其他的安静的可以听到针落地的声音,我告诉他,我从躺上床的那一刻钟已经属于他的了,他来回翻身,我从后面抱着他,(我当时已经想好了,我再也找不到比他好的人了)后来我们在一起了,第二天他看着床单上的血渍,他说不舒服为什么还,,,,,,我没有说什么,走了。

4年的时间过了我回来了,彻底离开了让我痛苦的代孕公司,是他爸爸和他去机场接我,我们当时什么都没有说,回家的路上,他爸爸边走边和他们家的邻居说,我闺女回家了,进门的时候放了鞭炮,跟过节似的,弄了很多菜,接着我到了他所在的单位上班,才知道,他快结婚了,我一个人跑到河边坐了一夜,那一夜我想了很多,或许我当时就根本不应该回来,我的回来可能根本就是个错,没过多久他结婚了。

那天我喝了很多,一个人在宿舍里哭了,那是我从父亲去世后第一次落泪,后来在一次实验中,他被感染了,没有多久就走了,永远的走了,我去他家看了他老婆,后来我被调到另一个地方,也就没有了他老婆的消息,等我回来的时候,他们家已经人走楼空了。后来费了很大的力打听到他老婆的家,等到我找到他家的时候他老婆已经改嫁去了香港,孩子不知道去那里了,没有带走最后在孤儿院里找到了他的孩子,在没有确定的情况下我给宝宝做了DNA认定,最后确定是他儿子,我把小宝宝给带回来了,别人问我为什么不结婚,我都说有儿子了。他爸爸妈妈都很老了,加上他的走。老人真的。。。。。

我是他妹妹,也是老人的闺女,所以和他们生活在一起了。

 

上一篇:泰国试管婴儿是否合法呢   下一篇:怀孕知识讲堂:生孩子的四种方式

rss | sitemap
主办单位:北京市完美代孕股份有限责任公司. 沪ICP备15030283号-2